ABOUT US  |  Recruitment  |  NEWS  |  Contact us  
Copyright © The 23th Metallurgical Construction Group Co., Ltd.
湘ICP备08103146号  Powered by www.300.cn  CHangsha

新闻中心

资讯详情

神秘的档案

Page view

“老婆,我们老板的档案里没有入党申请书,人家说他不是共产党员……”记得2010年的某一天,刚参加完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召开的关于人事档案管理的会议到家,老公便一脸坏笑地说着。我急切地问“那怎么办啊?”因为刚学习完干部档案管理的一些规定,心里着实有点沉重。

平静下来,我的思绪不禁飘到了更加遥远的年代……

那是1975年一个白雪皑皑的冬日,瘦小的我冒着风雪一进家门,就见爸爸站在厨房门口,手拿着菜刀架在脖子上对另一个人说: “我为什么不能入党?我用人格担保,我的档案如果有问题,我……我可以砍头!”爸爸边说还边拿刀做了一个“划”的动作,我尖声哭叫着抱住爸爸。那是“档案”给我的最初印象:敬畏、恐惧!因为它的真实与否可以决定爸爸的政治命运,甚至生命。

小学毕业那年,我填了一张表《小学生毕业登记表》。填表时老师告诉我们:“这是你们自己填写的第一份档案资料,要认真填写,因为它要和成绩单一起放进你们的学生档案。”怀着虔诚的心情填完表,心里默念着:“我终于有自己的档案了。”于是档案成了我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记录了我成长的每一个脚印,也因为它不被自己保管、不能随便看到而变得神秘。

1985年8月,我离开了出生地,和我的档案一起来到湖南省慈利县。我的新家是藏在山角边、掩映在一大片树阴里的三层楼四合院,房屋的墙很高,都是木地板。爸爸告诉我,这里曾是国民党时期的湖南省档案馆,当时代号叫811。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听了许多关于811在抗战时没有被日本人破坏,却在文化大革命时被当作监狱的传奇故事,我好奇地摸着那些灰色的墙砖、踩着地板、看着地下室的排气孔,整栋房子让我肃然。

1992年9月,我到长沙求学,档案随之也来到了长沙。记得有一天,当时尚未成为我老公的“老公”手里扬着一个牛皮纸的袋子对我说:“谭会计,你的学校可真远啊,你的档案提来了。”那一刻,“老公”正要打开查阅,虽然他一再强调:“你不能和我一起看你的档案”,可我还是“不客气”地和他一起查阅了自己的档案。那是我第一次且是至今为止唯一一次看到自己的档案。小学和初中的资料已不在里面,资料从高中时代开始。我双手发抖地翻看着每一个纸片,有每学期的体检表、登记表、我17岁时递交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等等。每一份资料都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注着不同的编号。那一刻才认识到档案管理是一门如此严谨的学科和工作。

1997年6月,我结婚了。出于职业习惯,老公把我们成家立户的资料整理得井然有序,于是我们有了家庭档案——由我们自己整理、保管的档案。今年5月,搬家时我捧着三个大档案盒,思绪万千。里面有我们1995年3月拍的结婚照;有老公起草的结婚报告(复印件);有远方朋友的书信卡片;有单位效益不好时妈妈给我的汇款单存根联;有我们租房时房东的收据;有我们买房时借钱收回的借据;有老公不再喝醉的保证书;有自己怀孕时的每一次检查记录;有孩子的胎发和她第一次剪下的小指甲……数着数着,我早已泪眼模糊。

随着信息化的发展,档案管理的形式也被信息化了,可它依然还在你我身边,构筑着我们生活的大厦,铭记着我们人生经历的轨迹。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