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  Recruitment  |  NEWS  |  Contact us  
Copyright © The 23th Metallurgical Construction Group Co., Ltd.
湘ICP备08103146号  Powered by www.300.cn  CHangsha

新闻中心

资讯详情

Page view

母亲节的深夜,我深爱的姨在老家悄悄地走了。走的时候,身边竟没有一个子女。噩耗传来,泪如泉涌,我抑制不住悲伤。距最后一次见姨已经三年有余,早几天的一个电话竟是我们最后的联系。而今,因为工作原因和幼儿的牵绊,我却不能见上姨最后一面,心里更添几许自责与歉疚。

因弟弟小时候身体不好,母亲将两岁多的我送到姨家寄养了一段时间。而后,我在县城求学的日子,姨对我的照顾仍然无微不至,经常嘘寒问暖,烹炒美味的菜肴为我改善伙食,为我洗头洗被服……姨的勤劳贤惠深深地影响了我,姨的慈爱善良也让我对她产生了相当深厚的感情。在我内心里,姨不仅仅是姨,更是妈。

姨的一生辛酸曲折。生于解放前旧社会,因家里兄弟姊妹多,做为长女的姨,理所当然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没有上过一天学堂,一生都不识字。十五岁那年的姨出落得像一朵花,美貌与贤惠远近闻名,经人介绍嫁与了当时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但长姨十岁的姨父。应该说姨的前半生是幸福的,姨与姨父育有三子一女,在那些物资匮乏的岁月里,姨含辛茹苦将四个孩子拉扯大,孩子们相继成家立业,一家人友爱和美。然而,上天妒忌幸福的人们。在我离开家乡上大学的那几年,姨家里发生了太多让人心痛的变故。先是姨父病逝,然后是大嫂、三哥、三嫂、大侄、大外甥……逝的逝,走的走,散的散,残的残……一个大家庭就这样落没萧条。古稀之年、病痛缠身的姨独自抚养着三哥留下的一双不满十岁的儿女。母亲告诉我,姨这几年变得异常脆弱,经常一个人在家里暗自流泪。姨的脆弱让我不忍触及,甚至不忍打电话,因为我害怕见面时姨的眼泪,害怕电话里姨的啜泣。每一次,都会让我心酸心疼良久。

早几年每一次回家,无论时间多么短暂,行程如何紧张,我都会抽时间去看看姨。而每一次见了面,姨什么话都不说,光紧紧地攥着我的手,像个孩子般扑到我怀里默默哭泣,似乎要将压抑了一生的委屈和酸楚向我倾诉。每一次,我只能紧紧地搂着姨,默默地陪着她一起流泪。临行,再悄悄塞几百元钱到姨的口袋,为的却是让自己些许宽心。

记得姨说过,她想多活几年,还要帮我带带孩子,看着我的孩子慢慢长大。可如今,我儿已经穿上姨亲手绣的肚兜和鞋子,姨却没机会让我再唤她一声“姨”。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