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  Recruitment  |  NEWS  |  Contact us  
Copyright © The 23th Metallurgical Construction Group Co., Ltd.
湘ICP备08103146号  Powered by www.300.cn  CHangsha

新闻中心

资讯详情

“昭”然“通”途建新业——记二十三冶柿凤、昭彝公路投资建设项目

Page view

        http://www.chinania.org.cn/web/website/index_1010030569691710000.htm

        来源:20110517      中国有色金属报

 

 

题记:昭者,彰明、显著也;通者,达也、往来友好也。   

 

一次“跨越”   

        从洞庭之滨到彩云之南,从丘陵湖泊到高原峡谷,是一次地理上的跨越;从输血式扶贫到造血式产业扶贫,是一次政治、社会和经济意义上的跨越;从建安施工到以投资带动建安,是一次经济发展方式质的跨越。二十三冶在云南昭通,就实现了这样的跨越。  

        昭通位于云南省东北部,是革命老区,也是一个人杰地灵、资源十分丰富的地方。但交通相对落后,基础设施薄弱,影响了昭通经济的快速发展。按照中央扶贫办的安排,昭通是中国五矿对口扶贫地区,从2008年开始,二十三冶成为中国五矿对口扶贫昭通的主体,每年对口扶贫威信、彝良、镇雄三县。3年来累计派出7名挂职干部,无偿捐资近400万元。  

        2009年,二十三冶一改过去派员挂职、抗冰救灾和捐赠医疗卫生设施等“输血式”扶贫方式,在此基础上,走出了一条以产业扶贫、投资扶贫为重点的“造血式”扶贫模式。要致富,先修路。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市区到各县通二级公路、4小时以内到达的目标,为这一模式的诞生提供了契机。4月27日,昭通市人民政府与二十三冶在昭通签署经济合作以及柿凤公路投资建设合作协议。柿凤公路的建设,将把镇雄、彝良、威信连成一体。此次合作的另一成果,就是同时确定了17.28公里的昭彝公路建设的投资合作,不久,双方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

  

两肩“责任”   

        应该说,二十三冶在两条公路的投资与建设中承担着政治与经济双重责任。  

        两个项目建设总投资额约16亿元,二十三冶既是投资者,又是建设者;既是扶贫方,又是受益人;通过央企与地方的对接合作,既要让这种模式成为二十三冶承担社会责任的示范,又要为企业实现“转型、聚焦、协同”起到开山铺路的作用。  

        两条路,一端牵系着中国五矿不辱使命的厚重寄托,一头联结着昭通市人民走出深山、奔向小康的期盼。截至2011年3月20日,柿凤公路完成建安工程9.57亿元,占合同工程量的96.28%。昭彝公路完成建安工程2.2亿元,占总产值的84.84%。   

 

三时“风景”   

        建设者们无暇留恋文人墨客眼中的风景,因为他们战天斗地的风姿就是一道亮丽风景。参与建设的二十三冶人说:要赏风景,就来柿凤和昭彝吧。在这里,四季风景,除了夏天,可谓应有尽有,一日之内,不用走上10公里,就能把三季风景尽收眼底。  

        在昭彝起点,晴色天空与规整道路让人眼前一亮,可继续蜿蜒前行一段山路后,心情便如这天气的变化一般沉重了,沉沉的雾雨让车辆不敢贸然前行,只能慢速中探索前进。越往前走雾气越重,春意盎然转眼就成了秋雾霭霭。再前行,便只有在惊异于山路鬼斧神工般的陡壁与悬崖的同时,只见山顶上白茫茫一片,崖壁上灌木和草丛上冰棱倒挂、雾淞连绵。  

        建设者们告诉笔者,在这里,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冰雪雾雨的天气。感受景色的变异,回头看看路基两旁辛勤劳作在雾霭之中的朦胧身影,看到身后蜿蜒而去、业已成型的路基和两山间耸立的桥墩,听到山中回响的机器轰鸣,想象着建设者们在这崇山峻岭中蹒跚而行、在这狭小的山谷间日夜奋战的场景,突然记起项目部有员工和我提到,许多员工自春节坚守到现在,一直吃住在工地,从未要求回家看看,心中不由升起无限的感慨和由衷的敬意。   

 

四宗“最”   

        作为专家型领导,二十三冶董事长刘则平这样评价:两条公路是二十三冶有史以来单体合同量最大,技术难度最大,工期最紧,环境最恶劣的项目,是二十三冶有划时代意义的项目,将载入二十三冶的历史。  

        一宗最,单体合同量最大——柿凤和昭彝公路分别为全长61.456公里、17.28公里,全线路基挖方357.1万立方米,填方95.9万立方米;隧道3690米/8座,其中最长的曹家营隧道980米;桥梁5505米/41座,其中大桥19座,中桥21座,小桥1座;涵洞199道。  

        二宗最,施工难度最大——开山劈岭,遇水架桥,钻山打洞,见缝插针”。这是刘则平董事长在考察完柿凤公路全线后的评价。柿凤公路居于云岭高原与四川盆地的结合部,属典型的山地构造地形,山高谷深,最高海拔4040米,最低海拔267米,是闻名遐尔的西南“千里大峡谷”和秦时入滇通道“五尺道”所在,二者都因其险峻而名。一面是深达数10米的河流,一面是高耸云端的悬崖峭壁。参战者们说:最头痛的是设备无法进场,更难以铺开作业面,既要抢工程进度,又要确保施工材料能正常运进,还要确保当地老百姓能够正常出入,事实上想修通一条施工便道都难于上青天,项目桥梁、涵洞很多,工程都快干完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能大面积的预制构件场地,只能沿路“借道”、见缝插针。

        三宗最,工期最紧——因种种原因,两条公路都是在2009年10月8日才正式开工,要求2011年6月30日竣工通车,总长达80公里的公路工程施工,而且是边设计、边治理、边施工,边保通,留给建设者们的时间却只有不到两年。  

        四宗最,环境最恶劣——“冰雪雾雨,地质复杂,民风强悍,山路崎岖”。二十三冶副总裁、昭通市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长李巍感慨道。全长17.28公里的昭彝公路蜿蜒崎岖,沟壑纵横,长年处于雾雨冰冻天气,地质条件复杂,滑坡路段多,隧道围岩变化大,多次出现溶洞塌方现象。柿凤公路一个工区就能出现12处阻工点。   

 

百日决战   

        在柿凤公路项目部可以看到两个醒目的标志,一是设在进门处不断滚动播出的“距离2011年6月30日还剩XX天”的电子显示屏,二是挂在会议室的“昭通市柿凤公路项目部决战百日劳动竞赛动员大会”横幅,考察组到达时,正是百日大战的第一天。  

        “项目部将严格按照市政府倒计时决战100天的要求,采取超常规的措施,克服一切困难,加大投入,各个击破,24小时加班加点作业,确保各节点目标和总体目标的实现,向该集团交一份满意的答卷。”二十三冶三公司副总经理、柿凤公路项目部经理胡国华表示:项目部对决战阶段剩余关键控制点工程制订了周密的组织部署,倒排和细化重点工程节点计划,确保6月30日完工决不动摇。对影响总体进度目标的控制性工程和麦地坪、黄草、小寨大桥等影响进度的关键性部位,实行日报制度,及时调整施工力量,视情况加大投入,并由项目部责任领导蹲点指挥协调。加大管理力量、机械设备及劳动力投入,新增两个突击队,对进度严重滞后的施工队,采取强行增援,用全线可用资源进行突击。抽调7名人员专门负责工程资料整理,保证工程完工,资料完工,签字齐全。项目部和各工区安全员时刻在施工现场巡视,哪里有工程施工,哪里就有安全检查监督。  

        面对百日决战,刘则平给项目部提出具体的要求:要实现决战目标,就要讲责任、讲方法,责任是要传递的,责任单位、项目部和全体参战人员要荣辱与共;讲方法就是要有科学性,有效性和安全性,既要关注重点,更要关注闲置的工作面,闲置工作面闲置久了就为以后的工作留下变数,突击队就是一个方法,但突击队的力量仍要加大,同时,工作要突出有效性,问题不是不能解决,而是对问题重视程度,措施和手段是否有效有力。  

        一路行走,体验到了高原的神奇和美丽,也经历了耳鸣目眩的高原反应,感受到了一种勇气和毅力。更多地是领悟到了,在昭昭然中,天堑变通途的理想,更是二十三冶战略转型中正在书写的华章。

>
>
>
“昭”然“通”途建新业——记二十三冶柿凤、昭彝公路投资建设项目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