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  Recruitment  |  NEWS  |  Contact us  
Copyright © The 23th Metallurgical Construction Group Co., Ltd.
湘ICP备08103146号  Powered by www.300.cn  CHangsha

新闻中心

资讯详情

龙年拜泰山

Page view

龙年拜泰山

总裁办  尹逢春

 

年关将至,雨落不止。我不自主地紧张起来。今时不同往日,往年空着手带个人回就行,团聚就是父母最大的心愿。而今需陪细君回家过年,也是第一次拜见未来泰山大人。古人有言“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可是拜见未来泰山大人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的礼品,真是煞费苦心。细君见我忙得焦头烂额,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调侃:“我买,或是不买,都是他们的女儿,但你就不一定哟。”

腊月28日大清早,我们提着大包小包,冒着朔风,迎着寒雨奔赴湖北天门。汽车驶过雾气笼罩的长江大桥后,道路两旁连绵不绝的山峰开始变成平坦的田野,细雨开始变成漫天飞舞的大雪。细君歪在我的肩上已经安然入睡,我和她从未像此刻这样靠得如此之近又隔得如此的遥远,我亦不知车门开启时是如何结局。于是,我在楚地的大雪里,暗自神伤了几回。

拜见未来泰山大人早在规划之中,只是这些年为了事业打拼,遂一再搁浅。而今,我已近而立之年,岁月已老锋芒卷;而细君已从青春年少的红颜变成淡定从容的模样。虽然世事难料,但我们只想像这世间万千男女一般经历这尘世的一切,结婚生子、为人父为人母。

下车的时候,寒风携裹着雨雪扑面而来,冷得我直哆嗦,天门的冬天出乎意料的冷。细君在雪地里拦车,用我不懂的天门方言跟司机谈价钱。好不容易上了车,未来泰山大人家越来越近了,我开始莫名地紧张起来,想起余光中的《我的四个假想敌》,不禁心下惴惴。在文中,余光中说自己像一棵果树,天长地久在这里立了多年,风霜雨露,样样有份,换来果实累累,不胜负荷。而假想敌,偶尔过路的小子,竟然一伸手就来摘果子,活该蟠地的树根绊他一跤!足见岳父以未来的女婿为假想敌,是由来已久的事情。我一路想着的尽是见到未来泰山大人该如何讨他欢心,不觉就到了目的地。

因雨雪天气,乡间小路泥泞不堪,细君怜我刚买的新鞋,马上给泰山大人挂电话“呼救”。瞬间工夫,一个提着雨鞋的身影,满身风雨的走来。还未走近,细君就扯我的衣角细声道:“这是我爸,还不喊人。”我毫无准备地噌出三个字:“伯父好”。出发前,细君再三强调要我直接称呼“爸妈”,这样更显亲切,父母也会更欢心。我曾信誓旦旦地向细君保证这个好办,可真见了面,我却难为情地喊不出口来。未来泰山大人听到我喊他,似乎很平静,也未作任何表示,只是不由分说地扛起我手中的行李箱,又一把接过我手中的包裹,走在前面给我们带路,并不时冒一句:这里有水坑,这里路滑……我曾无数次设想过第一次相逢,但此时我竟紧张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心里满是忐忑。细君偷偷瞅我,看我一脸的不自在,也未责备我,只是看着我笑。我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牵着她的手故作淡定。虽说第一次见面,彼此几乎没有任何交流和碰触,但看得出未来泰山大人那冻僵的皱纹还是有舒展的痕迹,并无我预想的那样面目狰狞,不可靠近。

除夕夜,细君的弟弟从成都携女友回家过年了。屋外大红灯笼高高挂,爆竹声、歌声、笑声,声声入耳。屋内烛光摇曳,热腾腾的火锅扑哧扑哧地冒着热气。一家人坐了满满一桌,说不完的别后情,道不尽的心中事。因为今年细君家里有两对新人,时间又紧,我们的行程被安排得满满的:初一去姑妈家,初二去小姨家,初三去舅舅家。

年假一眨眼就过完了。春节的热闹还在,过年的味道还没散,亲戚还没串完,见未来泰山大人的神经还依然紧绷着,但我们就要背上行囊开始新一年的奔波了。

离开的时候,未来泰山大人一直把我们送出村头,直到我们让他不要再送了。我再一次深情地望了望未来的泰山大人,也不知何时才能上演《拜见岳父2》,害怕忘记他的样子。他干瘦单薄的身影隐在落日的黄昏里,显得无比孤单。算一算,真正和未来泰山大人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屈指可数,从此以后,我们的人生因为爱着同一个女子而变得密不可分。心情和这里的每一个景物,每一寸绵长的气息息息相关起来。世事是这样的波澜不惊,才有这怀念。岁月素来静,却不好,因不好才好。

 

Search